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首页 /快讯 / 正文

离婚后,情人未兑现结婚承诺,她将胰岛素和白酒注射进他的身体…… ...

2020-03-05| 发布者: ★我是小野| 查看: 2034

文/当当“不分彼此”的“夫妻关系”遭遇考验,一点可怜的信任被生意上的利益和挫败慢慢啃噬,最后,她在他的体内注射白酒和胰岛素,将其谋杀。她遇上他时,两人都已成家,相爱的两人约定各自离婚,尽快组建新的家庭 ...

文/当当

“不分彼此”的“夫妻关系”遭遇考验,一点可怜的信任被生意上的利益和挫败慢慢啃噬,最后,她在他的体内注射白酒和胰岛素,将其谋杀。

她遇上他时,两人都已成家,相爱的两人约定各自离婚,尽快组建新的家庭。虽还没有结婚,他们却迫不及待像夫妻一样在一起做生意,经济上不分彼此,说是合伙,其实根本就没个合作的章程,总觉得反正就快成为一家人了,分那么清干啥!

很快,她兑现了诺言,和丈夫离了婚,而他离婚的事却遭遇了重重阻碍,被无限搁置。他不能和妻子离婚,又不愿和她分开,两人之前“不分彼此”的“夫妻关系”遭遇考验,一点可怜的信任被生意上的利益和挫败慢慢啃噬,分又分不清,合又合不来。

最后,她在他的体内注射白酒和胰岛素,将其谋杀。


离婚后,情人未兑现结婚承诺,她将胰岛素和白酒注射进他的身体……


没有结婚却开起“夫妻店”

文静,1984年出生于陕西省咸阳市。中止学业后,她在西安开了一家服装店。2006年,文静去西藏旅游认识了刘强,2010年两人在西藏拉萨结婚,婚后两人育有一子。原本幸福的生活也仅仅维持了两年,2012年开始,两人不断地因为琐事争吵。2014年5月,文静独自带着孩子回了家乡咸阳定居,而丈夫刘强则暂时留在了西藏。

回到家乡,一直全职带娃的文静有了创业开服装店的打算,她去了家附近的统一广场打探了行情,认识了同在广场里开饰品店的郭孝禹。在郭孝禹的帮助下,文静也在统一广场找了一个门面,服装店如愿开了起来。

一来二去,两人便熟悉了起来。从郭孝禹的描述中,文静了解到郭孝禹的家庭并不幸福,与妻子的关系很差,妻子带着女儿在镇上。相似的家庭,让文静瞬间对郭孝禹又亲近了几分。

1985年出生的郭孝禹虽比文静小一岁,却很会照顾人,也懂得哄文静开心。渐渐地,文静发现自己对郭孝禹产生了感情,2014年年底,文静开始和郭孝禹同居,成为情人关系。

早已和刘强分居的文静,俨然把郭孝禹当成了她新的感情依靠、未来的结婚对象。确认关系后,郭孝禹也让文静关了店铺,两人在广场内又盘了一个更大的门面,将饰品店和服装店合并到一起。

文静自然是很乐意,但是扩大店面需要资金,对郭孝禹极其信任的文静主动承担了装修和货物的费用,先后找朋友借了118000元。在她看来,两人是情侣关系,以后也是要结婚成为一家人的,不需要去计较太多。对于店铺的收益和运营,没有签订合同,更没有规划资金的分配,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两人共同协作,开了一个“夫妻店”,提前过起了“夫妻”生活。

郭孝禹也像文静期望中的那样,扮演着一个合格的“丈夫”,对她关怀备至,偶尔给她制造点小惊喜。尽管如此,文静心里比谁都清楚,两人都有家庭,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每当想到这里,文静总是忧心忡忡。而郭孝禹,像是文静肚子里的蛔虫一样,总是能猜到她的小心思。他郑重承诺:“放心吧,静静,等时机成熟了,我就和周勤离婚,你也离婚,我们结婚,我给你一个完整的家,再也不用这样躲躲藏藏。”听到郭孝禹如此贴心的承诺,文静觉得自己做什么都值了。

2016年6月份,文静提出和刘强离婚,儿子归刘强。在文静看来,和郭孝禹的幸福生活就近在眼前。但渐渐地,文静却发现,郭孝禹似乎对于离婚并没有太主动,眼看着和郭孝禹结婚的计划遥遥无期,文静心里不禁开始着急了起来。


离婚后,情人未兑现结婚承诺,她将胰岛素和白酒注射进他的身体……

文图无关


结不了婚分不了手,一地鸡毛

2016年年底,郭孝禹想要扩展新的业务,进一批童装回来,让文静去贷款。一开始,文静也不太愿意,觉得总是自己一个人在努力筹钱。但看着郭孝禹一脸真诚地承诺着挣大钱和她结婚,文静又觉得是自己太过计较,既然两人都是奔着结婚在一起的,又一起维系这个店铺,财产更是不分彼此。这样想着,文静又用自己的身份证网贷了3万元。

与此同时,文静在郭孝禹的手机里发现,有一个陌生号码频繁和他联系。为了弄清楚真相,文静特意申请了一个小号,用手机号码加上了该微信。

通过该女子的微信朋友圈,文静看到了多张郭孝禹和她一起合影的自拍照。气急败坏的文静找郭孝禹质问,面对歇斯底里的文静,郭孝禹反而显得冷静多了,他迅速地在脑海中想出合理的说辞:“你说她啊,她叫倪利,是我生意上的一个伙伴,上次,我和她说想要在你生日时给你定制一套礼服,她正好是做服装设计的,我们最近就因此联系多了,没你想的那回事。”

“那她朋友圈还发和你在一起吃饭的照片。”“那是因为她男朋友之前惹她生气,她故意要我配合,发几张照片气气他的,我对天发誓,这可跟我没有半点关系。”郭孝禹的解释让文静哑口无言,而郭孝禹看起来又那么淡定,让文静根本怀疑不起来。

两人的平静生活仅维持了两个月,文静又一次发现,在他的手机里有了不同的女人。这次,文静冷静多了,将他们的聊天记录和亲密的照片全部保存到自己的手机里。面对无法抵赖的聊天记录,郭孝禹只好乖乖承认。

“对不起,静静。我就是一时鬼迷心窍了,我保证以后只爱你一个人,外面的女人看都不看一眼。还有,我会想办法尽快和周勤离婚,然后和你结婚。”

文静提出与郭孝禹分手,说:“如果你不想和我结婚,那我们就散了。但是我之前为了你借下来的贷款,麻烦你自觉点,把它还了,我们也就两清了,这个店给你,我也不和你争。”听到文静这么说,郭孝禹彻底急了,说:“文静,你相信我吧,我现在就把她们都删了。”说着,郭孝禹拿出手机作势要将手机微信里的女性全删了。

尽管这事看似平静地过去了,但却在文静的心里有了个小疙瘩,其间,两人依旧会因为感情争吵。令文静失望的是,郭孝禹已经不再像以前那么有耐心了,经常是一言不合就对她动手。文静想要分手,却遭到郭孝禹威胁,两人只好这么拖着。

2017年年初,文静发现自己状态越来越差了。承诺的离婚并没有兑现,郭孝禹还对自己不忠,外边不断增多的债务都压得文静喘不过气来,经常是夜不能寐。为此,文静特意找了在卫生学院念书的同学,去了她就职的咸阳市第一人民医院,找医生开了药,医生说她患了抑郁症,需要自己调节情绪。

反目成仇, 她动了杀机

知道自己得了抑郁症后,文静的脾气更差了。她也想过分手,除了郭孝禹不同意,文静很清楚,自己也是不甘心的。自己为了他离婚,早就把他当成丈夫一般,无条件信任他,陪他一起创业开店,为了他背负了几十万元的债务,没有计较半分,现在就这么分手岂不是便宜他了。为此,文静想要做最后的努力:让郭孝禹和自己结婚。

2018年8月初,文静趁着郭孝禹外出看货的空隙,主动找了郭孝禹的妻子周勤。两人在周勤上班附近的咖啡馆见面。周勤刚坐下,文静也不含糊,将自己给她点好的咖啡推到她面前,开门见山地说:“周勤,守着一份名存实亡的婚姻有什么用?你和郭孝禹离婚吧,就当是做好事了。”周勤也不让步,反击道:“我就算和他离婚了,他也不会和你结婚的。劝你一句,死心吧。没有我,他也不敢离,毕竟外边这么多情人,离了也不够你们分的。”“你什么意思?”“我什么意思你不懂吗?你不是说他爱你要和你结婚吗?你连他是什么样的人都不知道?”说完,周勤站起来,离开咖啡馆,留下傻愣着的文静。

周勤的话无疑给了文静很大的打击,她一心想着郭孝禹离婚后和自己结婚。

晚上,文静待在店里,却没有开门营业。郭孝禹回到店铺,发现门窗紧闭,生气地质问:“人在这干吗不营业?”文静并没有理会郭孝禹的质问,而是矛头直指:“你啥时和你老婆离婚?”郭孝禹没有想到文静会突然这么问,一时间有些语塞:“我……这不是还在想办法嘛。”“我今天就要你一句话,你和你老婆还离不离了,什么时候能离?如果不能,那我们就散。两个选择,离婚或分手,然后把我们之间的债务清算掉。”“别啊,离!我这不是在找机会离……”“打住吧!这话我已经听腻了,明天找个时间把债务清算干净,就散吧。”

见文静如此决绝,他心里也清楚,自己根本不会离婚。但他还指望着文静给他看店,给他钱花。郭孝禹自然是不同意,他一把抓住文静的手腕:“你分手试试?”郭孝禹眼圈发红,很是可怕,文静一下子就被吓到了,她不想挨打,但心里却燃着怒火。此刻,文静终于知道,这一场“夫妻生活”就像是一场闹剧。文静迫使自己平静下来,扳开郭孝禹的手说:“我去隔壁买点饭菜。”

离婚后,情人未兑现结婚承诺,她将胰岛素和白酒注射进他的身体……

从那以后,文静再没有去过店里,也没再提过分手,只是整天待在出租房里。文静发现自己的抑郁症越来越严重了,开始莫名地烦躁,厌恶这个世界。2018年9月12日,文静独自一人来到医院,找医生开了药。

这时,一个多月见不到文静的郭孝禹发来微信语音,开口便是要钱,问她上次的贷款有没有下来。回家的路上,文静发现手机上发来一条短信,两人共同办的银行卡,郭孝禹将店里最近半年的进账全转走了。文静生气地打电话过去质问,不料,接电话的却是一个女人,自称是郭孝禹的女友。

这一刻,文静对郭孝禹仅存的一丁点信任也消失殆尽了,突然冷静下来。不管是感情,还是钱财,这笔账她一定要找他算清楚。此刻的文静突然不着急了,因为她知道,即使为了钱,他也会来找她的。

果不其然,9月13日晚上,文静刚洗漱完,就听到了敲门声,门外的郭孝禹笑嘻嘻地给文静赔礼道歉:“静静,那天我态度不好,吓到你了,你原谅我吧。”

文静有些厌恶这样的郭孝禹,她面无表情地接过郭孝禹递过来的玫瑰花:“说吧,什么事?”郭孝禹问:“那个,你那边贷款下来没……”“没有,我都为了你去贷了多少款,你不知道吗?我又不是你的取款机,找别人吧。”

“你给不给?”“不给!正好,我今晚有空,我们把店铺的债务、收支全部清算了,把我为你借的钱还清,我们就两清吧,我也不缠着你结婚了,你也别咬着我要我借钱给你了。”“我说过,你敢和我分手,你不会有好结果的。”文静冷笑了一声:“怎么?又威胁我?”

见文静不害怕,郭孝禹有些气急败坏,他生气地揪住文静的头发,迫使她看向自己:“我不想和你废话,我现在缺钱,赶紧给我钱。”“没有!要命一条。”文静的话彻底激怒了郭孝禹,他一把将文静推向地下,置物架上的鱼缸被文静绊倒在地,摔得稀碎,文静骂了一句神经,便坐起来不再理会郭孝禹,要钱无果的郭孝禹去上了一下厕所。

而此刻,正在清理地面上碎玻璃碴的文静,越想越觉得委屈,为了郭孝禹抛弃家庭,没想到最后落到这个境地。明明两人只是情侣关系,自己却遭受这么多的不平等待遇,身背几十万元债务不说,还被郭孝禹一次次欺骗,一次次家暴,文静越想越觉得不平衡,越想越觉得委屈。不知不觉,已是泪流满面,她迅速走向卧室,从床头柜里找出自己正在吃的治疗抑郁症的镇静药,倒了七八片碾碎后放进了牛奶里,又添了些水。做完这些,文静才折回去,继续收拾地面。

不一会儿,郭孝禹从厕所出来,看了一眼蹲在地上的文静,用命令的语气吩咐着:“文静,明早我要看到钱,不多,3万元就好。”文静愣了一下,说:“嗯。知道了,牛奶凉了,喝了睡觉吧。”郭孝禹没有丝毫怀疑,走向床边,将柜子上的牛奶一饮而尽,便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见郭孝禹昏睡了,文静也进房间睡觉了。这一夜,文静睡得格外香。第二天清晨7点多,文静起床后发现郭孝禹还有气息,还在昏睡。文静站在郭孝禹身旁看着他,想起这段时间,自己所有的经历和待遇,一时难以平静,又想到郭孝禹患有糖尿病,注射大量胰岛素会导致猝死。当即,文静便去大药房买了1支注射胰岛素的专用笔和5支胰岛素,回到家后,将5支胰岛素打在郭孝禹的腹部。

观察1小时后,发现郭孝禹只是昏睡。文静又去另一个药房买了10支胰岛素回来,又被注射了7支胰岛素的郭孝禹依旧是在昏睡。文静突然想到自己在卫校上学时,有学过给人大量注射胰岛素会导致人死亡,而注射白酒会加速死亡。为此,文静又买了5支胰岛素,并在便利店内买了两瓶白酒,回家后给郭孝禹的手背、手腕上静脉注射白酒,直至看见郭孝禹瞳孔散大,确定郭孝禹死亡后逃离现场。

经咸阳市渭城区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法医鉴定,郭孝禹系乙醇中毒死亡。杀人后的文静却格外轻松,她感觉自己终于摆脱了郭孝禹。

2018年9月20日,文静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咸阳市公安局渭城分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30日被逮捕,羁押于咸阳市渭城区看守所。2019年1月10日,咸阳市人民检察院以文静犯故意杀人罪向陕西省咸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2019年4月9日,陕西省咸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决被告人文静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文中人物皆为化名)

0人已打赏

5条评论 2034人参与 网友评论 文明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国家法律法规。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肥肥人生 2020-3-5 10:05
为了这样一个渣男太不值得,陷的太深了。
引用 富帅小子 2020-3-5 10:03
有一句话叫物极必反,她们各自找到了自己的归宿,为自己的人生画上了句号
引用 小焱 2020-3-5 10:02
可怜的女人,失财失色又丢了自由
引用 孤独de_风 2020-3-5 10:01
自古奸情出人命,不信去问西门庆[捂脸][捂脸]
引用 肥肥人生 2020-3-5 10:00
和自己的老公都不好,还指望换个人就会变好简直就是痴心妄想。如果大家是抱着玩玩的心态确实是好。

查看全部评论(5)

相关推荐
©2001-2018 遂川网 https://www.shaziling.com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非经营性网站公安网备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站长微信/QQ:5700453遂川网